運將大哥的高雄深夜食堂-高雄鳳山永勝當鋪

2017-04-20

我與曾高鴻大哥的訪問是在光華夜市的「輝哥鱔魚花枝麵」的攤位前開始的。這是擔任運將的他讚不絕口的、屬於他的「深夜食堂」。也是當他長達十四個小時的工時尾聲,一碗舒心醒神的辛香。

在與曾大哥約訪的電話中,他反覆叮嚀我可別在訪問前就先吃了晚餐。他說是因為店裡的用料實在,好客的他又打算多叫幾碗讓我與攝影師朋友吃個痛快。直到說完再見,話筒又傳來一句:「不要先吃晚餐喔!我保證你在別的地方吃不到那麼好吃的花枝」。就這一句話,讓我從才剛吃完午餐就感到飢餓難耐,直到咬下第一口鮮嫩脆彈的鮮甜花枝才得到緩解。

「我們都會笑說:『他們頭家是美國人』。」

曾大哥說的不是老闆的國籍,而是比喻鋪在意麵上那不合常理的花枝份量。如手指頭大小的白皙花枝堆在芡汁意麵的上頭。粗估那一碗八十元的花枝意麵裡就用了將近半隻花枝。也因為選材新鮮、厚度又足,在唇齒截斷花枝表皮時花枝肉回彈牙齒的聲音在口腔內迴響。緊接著便是花枝肉心的軟嫩與鮮甜的香氣爬上舌間。等到香氣稍稍散去,漱嚕嚕的吸起一口飽含湯汁的意麵,大火快炒的鍋氣又重新勾出海洋的氣味。與軟硬適中的麵體在嘴中融成一份溫暖而歡快的享受。

「而且你注意看,他們都是一碗一碗分開炒的。」

經過曾大哥的提醒,我才注意到不管同桌客人一次點了多少碗,上菜的時候一碗一碗之間總會隔一小段時間。有這樣對於品質的堅持,也難怪曾大哥會一吃到就「牢著(tiâu-leh)」,從此將它列為犒賞自己一天辛勞的私房店家。

用完餐,我坐上曾大哥計程車的副駕駛座,在高雄夜裡的寬闊道路上平順滑行。一邊依著他替我們規劃的私房旅遊路線前進,一邊繼續我們用餐時開始的訪談。

曾大哥是臺北人,以運將的身分搬到高雄討生活已經十幾年。恰好是高雄開始產業轉型的區段。談起高雄近年的發展,他自有一套來自街頭、身為「專業用路人」的看法。

「你有沒有想過可以用捷運把大寮、小港連起來?」談到大眾運輸規劃,曾大哥問了我一句。但像這樣把捷運紅線、橘線的末站相連,是我無法想像的事情。

「你知道這會代表什麼嗎?這代表從高鐵下來的旅客,可以直接坐同一班車到西子灣。就我的觀察,那些拖著大行李箱的旅客寧可坐捷運多繞一圈,也不會想要拖著行李走。利用小港跟大寮的連線,可以讓更多旅客往高雄南邊走,甚至可以把大發工業區那一代也帶動起來。」

沿路上,曾大哥與我談論他眼中的高雄。他說,運將就是要跟著城市的脈動走;了解城市的作息,區域的興衰。十多年前他初來乍到的時候,就因為不熟悉高雄乘客的流動時間以及需求,白白耗費了許多時間在車上乾耗。而他今天要帶我們走過的路線,就是他多年經驗中,相當常跑的一條「不敗路線」。

「只要聽到客人突然『哇!』的一聲讚嘆,就知道這個點該記下來。」曾大哥帶我們到訪的第一站,就是像在乘客的讚嘆聲中記錄下來的景點──忠烈祠。

提起忠烈祠的夜景,在高雄生活的朋友必定都不陌生。但曾大哥說,忠烈祠在白天的景色絕對不輸給夜晚。我們從鼓山一路轉進萬壽路。經過一段緩緩爬升的曲折山路便到了忠烈祠的停車場。

站在二〇一三年啟用的觀景台上,高雄「海洋城市」的特色一目了然。西側海面上、碼頭邊滿是高大魁梧的科技巨獸,東側陸上則是步調和緩,你我居於其間的常民生活。而它們之間,橫亙著岩壁聳立的旗后山。自然、科技、生活,在這裡被收攏成一架屏風,乘載旅客一聲聲的驚嘆。

「可不要小看高雄,我們這裡是海、陸、空三種運輸的交會地。要比景觀,你看臺灣有多少地方可以看到我們眼前這樣的景色?」

離開忠烈祠,我們繞進中山大學經由蓮海路停在英國領事館前。沿途中,曾大哥跟我們說明車窗外特色地形地貌的變遷。從自然地質的組成,到中山大學的建設帶來的影響。最後我們在哨船頭公園稍作休息,便經由新開通的臨海新路離開了哈瑪星,結束這趟私房路線的旅程。

「這是鹽埕的安平化。我們有安平那樣的歷史條件,而且自然條件不會輸給安平。」曾大哥的結語充滿了對鹽埕區域再造的肯定與期待。他所帶我們走過的這一圈,更是最能表現出鹽埕特色的一條路線。高雄鳳山永勝汽機車借款